华体会首页登录|观点辨析

本文摘要:

/ 用心种田 水到渠成 /

放荡的生活

[2]新序文语境下序文事件的再生长与重构

[1]前言事件观的建构与演变董郭仪梁晨曦和许

前言事件观的转变“前言事件”自1992年由丹尼尔戴扬伊莱休卡茨提出以来,迅速进入了新闻传播界和学术界专家学者的视野。

/ 用心种田 水到渠成 /

放荡的生活

[2]新序文语境下序文事件的再生长与重构

[1]前言事件观的建构与演变董郭仪梁晨曦和许

前言事件观的转变“前言事件”自1992年由丹尼尔戴扬伊莱休卡茨提出以来,迅速进入了新闻传播界和学术界专家学者的视野。通常由于视角的影响,人们只能从特定的角度来看待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而在前言的帮助下,没有到场的观众往往可以通过电视转播,更全面地了解对方或者“在场”重大历史事件。

也就是说,不在现场的观众比在现场的“当事人”能获得更多关于历史事件的信息。今天,前言事件的内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一直是不再是戴扬和卡茨最初提及的仪式性很强的前言事件,但更多的是指某一个舆论事件或者网络热点事件.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序文事件的内外变化如何,都无法取代真实事件本身,而且由于序文事件是通过流传序文来传播的,流传序文的干预并不能保证其完全客观。

/ 戴扬和卡茨的仪式性前言事件 /

1992年,戴阳和卡茨在他们的著作《前言事件:历史的电视直播》中首次提出了前言事件的概念。他们认为所谓的前言事件是指经由电视举行直播的重大历史事件,但它的意义在于通常会使“国人以致世人屏息驻足”不同于新闻报道。它是“电视事件”,的一种特殊类型,包括竞赛(如奥运会)、征服(如登月)和加冕(如英国公主加冕典礼)。

前言活动最显著的特点是通过有关组织组织的提前筹谋和经心摆设邀请广大群众来电视前言,并在重大历史事件的直播中大量宣传团体“沉醉式体验”的一种仪式性文化演出

此外,由于当今世界碎片化、多样化和个性化的增长趋势,生态位逐渐扩散,个性化需求不断得到强调。

前言事件反映了对多人和多国、对时间和空间上强大的“征服力”.它通过相关机构的精心策划和电视前言的肆无忌惮的宣传,把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观众聚集在电视机前,等待重大历史事件的《直播》前言。直播之前,聚集在以家庭或团体为单元的观众似乎想体验一个神圣的仪式和“洗礼”,并被赋予了努力工作的态度和角色。

戴阳和卡茨序曲事件的影响在社会整合、文化认同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仪式对庆祝一致性重建社会新秩序.具有重要价值

/ 卡茨和利布斯的破坏性前言事件 /

2007年,卡茨和利布斯宣布“不再有和平!”:灾难和战争是如何抢媒体事件的风头据说,在仪式性前言事件的重要性似乎在削弱,甚至连发生的频率都在下降,而破坏性前言事件,的灾难、恐怖和战争等事件则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它往往与仪式序文事件相一致,但破坏性序文事件更多地集中在矛盾升级和冲突发作.

到破坏性前言事件卡茨和利布斯更注重的是保持前言事件的时代一连性。他们认为破坏性前言事件能够迅速进入公共视野其原因在于前言事件组织机构公信力降低导致的“去中心性”及传媒技术日益进步导致的信息的“易获得性”。破坏性前言事件的类型更依赖于原生事件的性质与组织者的主观筹谋无关更与权威聚集和团体仪式的庆祝相差甚大。

此外与仪式性前言事件的“竞赛”“征服”“加冕”差别破坏性前言事件以恐怖事件、灾难、战争为主要体现形式。

/ 戴扬对于仪式性前言事件的重新归纳 /

2008年戴扬在研究北京奥运会时提出了差别于卡茨的看法。他认为仪式性前言事件没有消失只是体现方式与之前有些收支

在篇名为Beyond Media Events:DisenchantmentDerailmentDisruption的文章中戴扬认为当前仪式性前言事件的特点有:重要性、演出性、忠诚性和共享性。重要性体现在因为前言事件的泛起会中断组织者、公共和前言的原有秩序所有的关注会在一段时间内配合聚焦;演出性意味着前言事件更像一种努力的筹谋和对现实的优美建构;忠诚性体现在经由组织者经心筹谋的演出方式获得了受众的认可并经由前言的放肆报道;共享性即前言事件提供的共享履历导致节目样式更依赖叙事的一致性、视觉靠近性和共享的暂时性。

综上仪式性前言事件与破坏性前言事件的主要区别有两点

一是仪式性前言事件是经由经心筹谋和组织摆设的具有聚集性、一致性、仪式性而破坏性前言事件则具有矛盾性、冲突性、发作的突然性和杂乱性。

(3) 假事件与真实情况的关系暧昧, 模棱两可。

新前言事件新前言语境下前言事件的再生长

/ 观点缘起 /

“新前言事件”是相对于“前言事件”而言的, 它的构建和流传脉络基本上与传统意义的“前言事件”趋同, 但在当今新媒体和自媒体为主导的媒体情况下, 又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学者郑根成将“新前言事件”界说为具有某种社会重要性, 在新前言空间公布的, 涉及到个体生活、社会公共事务等方面且能引起一定规模关注的事件

这个界说越发明确地突出了新媒体流传渠道以及民众在流传中的主导作用。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生长和硬件设备的更新迭代, 受众对公共媒体信息的吸收和对热点信息的到场不再受到时间和空间上的局限, 变得越来越利便;同时, 受众不再是单纯的信息被动接受者, 同样也是信息的生产者和流传者。

也就是说, 在新媒体情况下, 每小我私家都能够成为热点事件的“见证者”, 更是事件的“制造者”

在新的媒体情况下, 公共媒体的新闻报道想要扩大影响力, 必须从受众的角度出发, 增强到场感互动感;另一方面, 新闻报道想要提高内容的质量、提升公共媒体自身的品牌力, 也需要从受众的角度下手, 挖掘和流传普通人身边的精彩故事

因此新前言事件主要依托于网络流传平台由大量网民围绕某一个特定的话题配合到场信息的公布及流传在社会规模内引起较大的关注度和争议性与“热点事件”“舆论事件”类似。这类新前言事件缺乏传统前言事件中组织机构的经心筹谋和主动摆设缺乏事先的预演和“彩排”

借助于新兴媒体的移动便捷性和实时共享性新前言事件不再具有传统前言事件的严肃意义而更倾向于娱乐性、消遣性。此外由于网络前言中流传主体的变化受众不再满足于事件信息的被动吸收而是主动到场到新前言事件的再生产和再构建中。

原来前言自上而下的控制式“把关人”体系被瓦解同时以“竞赛”“征服”“加冕”为主题的流传内容也被替代病毒式的流传路径逐渐被公共接受并扩散

/ 新前言事件的缘起 /

趣味性强:新前言事件的议题往往与其时的社会民风和社会潮水有很大关系且都带有一定的趣味性能很快吸引许多受众到场其中。

以公共狂欢为目的:事件自己暗合了受众“使用与满足”心理受众往往以宣泄或娱乐为主要目的举行“团体式狂欢”。

病毒式流传:借助于网络媒体可移动性、共享性、互动性事件能够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并以病毒式扩散方式举行放肆流传。

开放性:网络事件往往会围绕某一焦点议题展开议题具有开放性特点民众容易到场进来。

/ 新前言语境下前言事件的再生产与再构建 /

01 从“议程设置”的弱化看新前言事件流传话语权的转移

威尔伯·施拉姆曾在其《报刊的四种理论》中提及流传制度中有一项焦点内容是政府与公共流传前言的关系在差别的流传制度下政府对传媒的控制水平差别差别流传制度下传媒机构的自由度会存在很大区别。前言事件的正常运行不行能脱离所在国家和社会的流传框架前言事件从一进场就蕴含了自我消解的基本网络媒体时代愈甚之。

这也成为新前言事件的局限。

02 从“深度报道和严肃报道”看新前言事件的流传路径

“拟态情况”是由李普曼在其著作《民众舆论》中提出的他认为公共流传前言向受众通报的信息及所形成的情况是经由公共传媒机构的再生产、再加工和再结构化之后而向受众出现的非客观信息情况是一种“拟态情况”和“象征性的情况”。新前言语境下的前言事件经由前言转播一定具有“拟态情况”的特点。

因此在新媒体情况下如何平衡好技术与真实之间的关系是当下新闻传媒事情者面临的主要问题。

03 从“拟态情况和象征性情况”看新前言事件的流传本质

尼尔·波兹曼曾在其著作《娱乐至死》中指出在电视这种典型的娱乐样式中一切民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形式泛起现实世界中的林林总总甘于沦为娱乐的附庸。新前言事件愈甚于此碎片化信息的出现方式让受众对事件的认知浮于表象缺乏系统逻辑和深刻思考。

可是前言事件不应该成为公共日常生活的“调味剂”它应该是一把“利刃”可以揭破丑陋、弘扬善意并引发深思。深度报道的意义在于通过对事件信息的观察、配景的阐释、多方意见的搜集形成系统的认知;严肃报道的意义在于解决问题和凝聚人心而非娱乐公共。因此新媒体语境下前言事件的泛娱乐化流传路径令人堪忧深度报道和严肃报道的介入迫在眉睫。

04 从“政府与公共流传前言的关系”看新前言事件的运行机制

“议程设置理论”由麦库姆斯和肖提出他们认为流传前言对热点事件报道的优先序次、频率和实时度均会影响公共对热点事件的认知甚至会直接左右公共对某一事件的态度或意见。而区别于传统前言自上而下的强控制性新前言赋予了社会主体更多的互动性。

传者和受者不仅可以交换角色而且可以自由地表达意见、公然讨论、开展互动。前言的多元化赋予了更多主体更多的权利“围观即是气力”的新前言事件也因为层出不穷的其他事件而被疏散。

新前言语境下前言事件的流传话语权发生了转移由传统前言自上而下的强控制性流传变为新前言的多元化流传。

其它假事件、制造新闻、新闻筹谋、宣传性现象

/ 假事件 /

1961年, 美国历史学家布尔斯廷在《图像:美国假事件指南》一书中使用了“pseudo-event”一词。“pseudo”源于希腊语, 指“假的”或“有意欺骗”, 因此通常将“pseudo-event”译为“假事件”或“伪事件”

中国语境中的前言事件观点及其理论探讨, 除了戴扬与卡茨的前言事件, “假事件”是另一个理论泉源, 甚至是更重要的理论泉源。

对于中文的“假事件”, 不能望文生义, 将其明白成“虚假事件”或“不真实的事件”。只管“pseudo”“假”“伪”都有虚假、不真实的寄义, 但布尔斯廷所说的“假事件”,并非“虚假”“捏造”, 而是“由流传者以吸引媒体注意和举行公共宣传 (publicity) 为目的而制造的事件”

假事件的主要特点, 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4】构建政治认同:作为前言事件的重大国际集会角色研究吴瑛黄天依

(2) 筹谋这种事件的直接原因就是要制造和报道它。

二是仪式性前言事件的组织者清晰且与电视台分工明确受众也乐于被“邀请”到场其中三者在事件“演出”方面已告竣共识而破坏性前言事件往往不受前言控制组织者也失去了传统的公信力。

前言事件的内在随着时代的生长发生了质的变化。

(4) 假事件的筹谋者总是希望事件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5)假事件比自然发生的事件更具有戏剧性。

(6)由于事先做好了报道计划, 流传起来更利便和生动。

(7)假事件越发社会化, 具有话题性, 容易引人注目。

追本溯源, 布尔斯廷的“假事件” (pseudo-event) 观点其实是在李普曼“拟态情况” (pseudo-environment) 基础上的创新

1922年, 李普曼在《舆论学》一书中叙述拟态情况, 提出了“假事实” (pseudo-fact) 的观点, 用来论述组成拟态情况的那些事实。布尔斯廷认为, “pseudo-event”不是“假”在事件自己, 而是这种事件营造了一种可能与现实状况纷歧样的“假象”或“错觉”, 可能导致人们依照“假象”做堕落误的判断。在布尔斯廷看来, 假事件是今世社会和新闻业生长中不行制止的现象:“如今高效的公共流传生产假事件 , 正是我们今世社会整个机制的写照。

假事件 实际上是人们优美愿望的日常生产。媒体必须要有料!人们必须要知道!”可见, 在布尔斯廷那里, “pseudo-event”是一个形貌社会历史生长变化的观点, 也是一个带有批判色彩的分析性观点。

/ 制造新闻 /

1982年, 施拉姆在《Men, Women, Messages, and Media》一书中接纳“media event”这个通俗的观点来先容布尔斯廷的“pseudo-event”。他不仅认同这一观点, 而且将其从历史学引入流传学, 使用了一个越发中性化的“media event”观点。

随着这本书(即中译本《流传学概论》)1984年的出书刊行, 施拉姆笔下的“前言事件”在海内获得广泛流传。

20世纪80年月, 在革新开放的历史大潮中, 公共关系作为一种谋划治理艺术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随着公关运动的开展, “前言事件”从学术视野进入实践领域。1987年, 海内早期研究公共关系的学者居延何在《公共关系学导论》中写道, “所谓前言事件就是专门为了新闻前言举行报道而筹谋的事件”。显然, 这个说法与施拉姆的看法一脉相承。

应当说, 汉语的“前言事件”是比力富有学术气息的。其时公关界直截了当的说法是“制造新闻 (news-making) ”, 即“指专业公共关系人员经由经心筹谋, 有意识地摆设某些具有新闻价值的事件在某个选定的时间内发生, 由此制造出适于流传前言报道的新闻事件”。不言而喻, 所谓“制造新闻”, 其实是“制造新闻事件”, 或者说“筹谋前言事件”, 名词性的表述则是“前言事件筹谋”

/ 新闻筹谋 /

虽然“制造新闻”的说法语意显豁, 但如此明目张胆, 很容易被认为是在挑战新闻界恒久以来奉为圭臬的客观性规则, 肯定会引起新闻界的抵制与批判。

没过多久, 公关界就将“制造新闻”的说法和做法不动声色地改为“新闻筹谋”

/ 宣传性现象 /

从“前言事件”到“制造新闻”再到“新闻筹谋”, 海内公关界不停翻新观点, 实质却未改变, 都是通过举行运动来制造新闻事件, 从而吸引媒体报道。对此, 海内新闻学者曾用“宣传性现象”来加以解释:“它不是事物日常运转所发生的现象, 而是因为同流传联系起来以后才发生的现象。

”也有解释称:“这种现象是人为的现象。这里说的‘人为’不是从广义上说的。因为从广义上说, 任何社会运动都是‘人为’的。

这里所说的‘人为’是特指那些为了特定的宣传目的, 而不是正常的事情目的的‘人为’。即这种现象的泛起只是某小我私家或某个单元为了到达某种宣传目的而制造的一种现象。

所以我们又把它称为‘宣传性现象’”。

应当说, “宣传性现象”观点的提出, 蕴含了作者对此现象的批判性思考, 其价值取向似乎比布尔斯廷的“假事件”观点更具批判色彩。

1990年, 李拉把“前言事件”与“假事件”联系起来。在他看来, 前言事件专指历史学家布尔斯廷所说的“有意摆设的事件”, 或称“伪事件”, 好比记者招待会、公关运动、揭幕剪彩等。这种前言事件都经由人为摆设, 专供前言报道。

不外, 他又认为前言事件远远不限于“伪事件”, 可以把所有经由公共前言流传的大巨细小的事情通称为前言事件, 不管它是人为制造的“伪事件”, 还是自然发生的“真事件”。

/ 注意:前言事件≠假新闻 /

“前言事件”和“假事件”两者是一回事只是在表述上略有差异前者强调“事件”自己后者强调事件的前言建构倾向。

因为“前言事件”在许多时候被翻译成“前言假事件”但并不意味着那些被编造的谣言、因报道失范而发生的假新闻就是“假事件”。在“假事件”这个表述中“假”的寄义是“象征性的”它跟李普曼的“拟态情况”中的“拟态”是一个寄义。

一些假新闻在拥有充实的影响力之后可以成为前言事件譬如克日的“考上清华女孩跪谢怙恃”是假新闻但经由种种炒作它显然已经成了一个事件。

再好比“黄瓜和西瓜不能一起吃否则和会死人”属于假新闻但它的影响力有限故成不了前言事件而奥运会则是典型的前言事件或称前言假事件。

参考文献:

许多同学已经对“前言事件”这一观点烂熟于心了但却对“新前言事件”和“假事件”相识甚少今天小田心就带大家涨涨知识能够厘清这些相似观点的异同点才不会在考试时翻车哈~

都需要艰辛的奋斗做前调

【3】融媒体报道中“新前言事件”的筹谋和构建——以央视新闻清明节话题征集运动为例唐怡

(1) 它是人为设计和筹谋而非自然发生的。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首页登录

本文来源:华体会首页登录-www.360daguanjia.com

网站地图xml地图